<object id="os8uw"><object id="os8uw"></object></objec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TAG標簽 | 網站地圖 現代商業雜志社-國內統一刊號:CN11-5392/F,國際標準刊號:ISSN1673-5889,全國中文流通經濟類核心期刊
熱門搜索:現狀與問題 物流金融 建設問題 發展前景 2016 目標偏離 企業經營管理 勞動經濟學 電子商業匯票 服務營銷

財會研究

當前位置:主頁 > 文章導讀 > 財會研究 >

以樂視網為例,淺析企業遞延所得稅資產管理

2019-01-26 21:26 來源:www.bihpk.com 發布:現代商業 閱讀:

王丹  郭凌軍  桂林理工大學

摘要:隨著市場的發展,企業盈余管理在企業中地位越來越重要,而可抵扣的遞延所得稅資產被非常多上市公司運用到了企業的盈余管理上。現行會計準則所規定的會計處理,依賴于會計人員的職業判斷,使得會計處理更符合實際的同時也給企業利潤操縱提供了機會。本文通過淺析樂視網利用可抵扣暫時性差異來調節企業所得稅資產粉飾利潤,進而完成利潤操作的過程,探討企業遞延所得稅資產管理的相關問題,并提出解決對策,以供各方參考。

關鍵詞:遞延所得稅資產;利潤操縱;問題及對策

一、案例引入

樂視網近年來財務情況也備受質疑,經營狀況更是深陷沼澤。通過查閱巨潮資訊網發布的年報中發現,繼樂視網2016年被審計機構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審計報告,引發業界關注強烈關注后,去年賈躍亭遠走海外,樂視網2017年的年度報告報再被審計機構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審計結果。如若樂視網兩次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結果,其將會面臨被退市的風險。從中可看出樂視網財務狀況不容樂觀。然而,其財務狀況的下滑并非突然出現,通過分析2014-2017年的年度報告可以發現其早已露出端倪。

下面通過分析樂視網2014-2017年間的經營情況、遞延所得稅資產確認情況分析其如何利用遞延所得稅操縱利潤。相關數據如表1所示。單位:億元。(數據來源:巨潮資訊網)

1

表1

據年報數據顯示,樂視網在2015 年就其可抵扣虧損確認了將近5.07億元的遞延所得稅資產,期末余額較2014年末增長159%;在2016 年時,又確認了遞延所得稅資產將近7.63 億元,原因是企業可抵扣虧損增加,與 2015 年相比,年末余額大約增長 了50.49%2017年確認了約0.53億元的遞延所得稅資產,比2016 年末減少了 92.77%。企業在確認了遞延所得稅資產的同時,在每年年末也相應的沖減了企業的所得稅費用。然而遞延所得稅資產的確認與轉回是建立在未來期間子公司能夠產生足夠應納稅所得額的假設基礎上的。通過相關數據及以上分析可以看到,樂視網將絕大多數的可抵扣虧損都確認了遞延所得稅資產。但是從其當前的經營狀況以及后期的成長發展上看,樂視網對其遞延所得稅資產確認及處理的合理性有待考究。

二、綜合分析

根據準則規定可知,遞延所得稅資產的確認為:企業在資產負債表日,分析和比較資產的賬面價值以及其計稅基礎,用可抵扣的暫時性差異乘上企業所得稅稅率進而得到遞延所得稅資產賬戶上應有的余額,用該賬戶上應有的余額減去原賬面上的余額就可以得出當期產生或轉回的遞延所得稅資產,同時企業應當根據計算結果確認相應的遞延所得稅費用。

由此得知,企業對很可能取得可扣暫時性差異,確認相應的遞延所得稅資產的會計處理的確是符合準則規定的。然而樂視網對可抵扣虧損的遞延所得稅資產的處理是否符合準則的要求,還需要站在當時的角度分析樂視網未來的經營狀況和盈利能力。只有當樂視網能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其在未來的期間內很有可能獲得足夠的收益,取得足夠多的應納稅所得額時,它所確認的巨額遞延所得稅資產的會計處理才可以判斷是合理的。

具歷史報道顯示,樂視網在2015年被卷入欠款的風波,一時間引發了財經界的廣泛關注,其財務狀況的惡化在其財務報告中也有明顯的體現,綜合其經經營發展和財務報告的分析,可以發現樂視網經營存在以下問題:

(一)資金周轉困難

通過觀察樂視網的運營情況和發展歷程可以發現,樂視網自2010年上市開始,其在云視頻、超級電視、影視文化以及造車等業務板塊投入了大量資金,公司生產經營業務飛速擴張。因此資金的急劇短缺是樂視網急需解決的嚴峻問題 。據報表數據計算可得,樂視網2014-2017年流動比率分別為:0.811.221.351.12,而行業平均水平分別為:1.481.566.743.52。從中可以看出企業歷年來流動比率均在行業水平之下,短期償債能力較差,資金周轉情況不佳。2014年,樂視網分銷人氣大劇《羋月傳》,也從側面揭示了樂視網在當時資金嚴重短缺的窘境。雖2015年依托股東的無息借款以及發行的兩次私募債使得資金窘境稍有緩解,但由2016年于其仍處于高速擴張的狀態,資金的短缺狀態并未能扭轉。觀測其發展資產不斷擴張的發展方式,可以看到,樂視網明顯已經從輕資產的網絡公司演變成了實際意義上的“重資產”網絡公司,企業資產負債率在2012年到2015年間,從56%增長到了78%,持續走高負債率,反映出了公司較高的財務風險,在其資金缺口日益增大的期間,很難找到足夠充足的證據證明樂視網在未來期間有能力產生足夠的應納稅所得額來抵扣其所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資產。

(二)合并利潤質量存疑

根據對合并報表的合并利潤表的分析可以發現,企業在合并報表時,以集團母子公司的個別報表為基礎,調整抵消集團內部企業間的交易后,分別將整個集團資產、負債、收入以及費用合并起來。而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權益和凈利潤則是按照母公司的持股比例進行分配。因此,樂視網將子公司可抵扣虧損所形成的遞延所得稅資產和相應的所得稅費用全額計入了合并報表中。然而合并報表中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虧損只是依照母公司的持股比例計算了其應當承擔的部分虧損額。由此,樂視網通過把母公司的虧損轉移到了集團的非全資子公司中,母公司只需要承擔持股比例的部分虧損,剩余的部分自然而然的轉移到了少數股東的身上,從而形成利益的輸送,彌補了母公司的巨額虧損,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大幅增加,進而粉飾了利潤。

(三)盈利能力較差

4年樂視網的相關財務數據如表2:(數據來源:巨潮資訊網)

2

表2

從表格中可以看出,樂視網的銷售毛利率2014年到2016年均穩定在15%左右,2017年大幅下跌至-8.61%,多年來均低于行業水平,說明樂視網在行業中盈利水平一般。在2014-2017年間,凈利潤率逐年下降,且明顯低于整個行業凈利潤的平均水平,從而可以看出企業凈利潤占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低,企業通過擴大銷售獲取報酬的能力弱。與企業的凈利潤發展趨勢相似,企業的總資產收益率也在逐年下降,且均在行業水平以下,進而反映了樂視網的競爭實力和發展能力弱,盈利能力低下。

通過以上三點的分析,可以判斷,樂視網經營狀況不佳,企業大量舉債,且債務成本高昂,日常經營存在較大的財務風險。在深陷資金困境時依舊快速擴張,很有可能導致進一步增加企業的經營風險,很難判斷未來能否順利走出困境。雖然樂視網每年的營業收入有增長的趨勢,但分析其利潤構成可以看到,其利潤的質量是值得懷疑的。同時,樂視網每年的盈利狀況均處于行業水平以下,盈利能力較差。在財務處理的過程中,企業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是建立在企業未來期間有較好的盈能力,能夠無在未來期間產生足夠多的所得稅費用的基礎上的。然而,縱觀其近年的年度報告,每年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時,都沒有提供確鑿的證據來證明企業有足夠的盈利能力,能夠在未來期間產生足夠的應納稅所得額來抵扣其所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資產,難免令人懷疑公司存在過度利用準則賦予的職業判斷來操縱利潤的嫌疑。

根據遞延所得稅資產的一般財務處理過程可以知道,企業在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時的會計分錄為:借記遞延所得稅資產,貸記所得稅費用——遞延所得稅費用。若貸記的所得稅費用大于當期應當繳納的所得稅費用,那么利潤表上的所得稅費用就呈現為一個負的數值。由于凈利潤等于利潤總額減去所得稅費用,當企業的所得稅費用為負時,凈利潤相當于是利潤總額加上一個遞延所得稅資產,如同樂視網上述數據顯示,當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越大,企業凈利潤就遠大于企業當年的利潤總額,進而達到粉飾利潤的目的。

三、目前企業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時存在的問題

(一)準則規定:如果企業在未來期間很可能無法獲得足夠的應納稅所得額用以抵扣遞延所得稅資產的利益,應當減記遞延所得稅資產的賬面價值。在很可能獲得足夠的應納稅所得額時,減記的金額應當轉回。

但是準則中所指的很有可能,很難有合理可靠的評價標準,這就使得遞延所得稅資產的確認及轉回存在非常大的主觀性,很有可能成為企業過分利用職業判斷,通過過度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作為企業進行操縱利潤的手段,從而使得報表朝著管理當局期望的方向平滑。

(二)雖然準則明確規定,企業應當在有確鑿證據證明企業在未來期間很可能獲得足夠多的應納稅所得額用來抵扣可抵扣暫時性差異時,才可以確認以前期間尚未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資產,但很多企業在披露相關報表信息時,對其遞延所得稅資產確認和轉回的報表披露表述不清,信息不對稱,且沒有提供充足證據證明其對遞延所得稅資產的會計處理的合理性。

四、解決問題的建議

(一)全面貫徹落實準則的執行

企業管理當局應當要求并組織企業會計人員全面學習理解企業所適用的會計準則,熟悉準則相關要求,嚴格按照準則要求進行會計處理,全面執行會計相關會計準則,而非片面的、選擇性的執行準則條款。會計職業判斷要有理有據,不可隨意。按照準則要求做好信息披露,保證會計信息的真實完整。

(二)加強企業信息監管力度

近年來,證監會、上海交易所、深圳交易所、注冊會計師協會等有關機構對企業的信息監管作出了相當多的調整,對企業的信息披露,信息審查,都提出了很多的改進措施,但依舊有很多企業頂風作案,因此,各監督管理部門仍需加強監管力度。建議多方位宣傳準則,監管部門也要加大監管問詢、信息公開,財政、審計部門也應在日常工作中加大監督力度 ,對于違反會計制度,惡意歪曲準則來操縱財務信息的企業處以重罰,從而消滅企業違法違規的操作,進而規范市場。

(三)規范遞延所得稅資產核算

筆者建議將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時所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費用從所得稅費用一級科目中分離出來單獨列示或單獨建立備查賬簿,遞延的所得稅費用不與當年應交的所得稅費用共同計算不計入當年凈利潤中,當企業產生盈利時,再按照先進先出法核算可抵扣虧損,抵扣先前確認的遞延所得稅負債,這樣更符合權責發生制的要求。這樣既能確保企業稅務利益最大化,使應抵扣虧損能夠依法依規抵扣,又能避免由于核算的原因導致稅務抵扣損失。

五、結束語

遞延所得稅資產具有兩面性,它可以平衡會計利潤,使企業的利潤表滿足準則要求的相關性、配比性原則和權責發生制原則,與此同時給利潤信息的可靠性帶來質疑。財務人員在日常的財務處理過程中農,要嚴格按照準則的要求,認真完整的執行企業準則。同時,各監督部門加強對企業的監管,確保企業財務信息真實可靠、規范披露,從而提高會計信息質量,為報表使用者提供真實可靠的依據

參考文獻

[1]李凌燕.可抵扣虧損確認遞延所得稅資產相關問題的探析[J].中國中國總會計師,20181

[2]馮濤.樂視網2015年報透視:高增長光環下的六大會計隱憂[J].國際商務財會,2016(10):48-51.

[3]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企業會計準則應用指南[M].立信會計出版社:2017

[4]向陽,馮芬芬,張海.樂視網合并凈利潤與利潤總額的“不正常關系”[J].經貿實踐20189

推薦內容
相關內容
發表評論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